2021年9月16日 星期四

 歐耶老師教學資料有感

話說教育現場常會聽到教師提及跟以前的學生相比,現在的學生專注力可說是越來越差。

「真的嗎?」

君不見每班幾乎皆有相當比例的過動或注意力缺失的學生,就差沒要求全校學生都去做鑑定,不然一定會有更多潛藏的黑數被篩出來。(這段話有點似曾相識之感,最近好像常在新聞媒體出現)

「好像有道理哦……

若真如此,全每所學校不就都成為特教學校了?學校應該也教不出各領域的優秀人物才對。

「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歐耶老師說:「好的開始是教學的全部,若學生沒有興趣,接下來的課程都不會參與。」教學起承轉合的「起」,就是在主題開始前,能讓學生引發興趣,能讓學生專注現場,創造師生間的連結是關鍵。

他也不斷提醒大家:若教師只是專注在把課教完,那就完了!因為無法回應學生的需求。教師應隨時關注學生現在在哪裡?懂得回應學生的需求,知道學生當下在哪裡?將往哪裡去?才能讓學生主動思考,也唯有主動思考,學生才能有真正的學習。

當然這所謂「好的開始」,始自學生能清楚且完整地「聽到」教師說了什麼,「看到」教師做了什麼,才有辦法進入「聽懂」及「看懂」的層次,最後才能到達教師要教及學生會學到什麼的目標。

顯然一般學生並非都是聽障或視障,因此教師要說什麼或做什麼?才能吸引學生「聽到」及「看到」,端視教師個人是否掌握到「好的開始」的要素。

法國哲學家羅蘭巴特的說法:「聆聽」分為三個階段,先是意識(alerting),然後是辨識(deciphering),最後是明白聲音的來源及影響聆聽者。這三個階段也與「聽到」、「聽懂」到「學會」的階段不謀而合。 

說到這邊,是不是已經發現原來教師才是教學現場最關鍵的人物 (好像有點廢話) 。學生的本分工作就是來學習的,而且我們都是孔夫子的門徒,必須有教無類(立正站好),既然無法挑選學生,那就得使出渾身解數吸引這些「無類」的學生有效()的學習,才不會讓我們自己欲哭無淚。

2021年6月28日 星期一

《暗戀桃花源》中的戲內戲外敘述

 

《暗戀桃花源》中的戲內戲外敘述

盧詩青

     新冠疫情期間,諸多經典舞台劇重現觀眾面前,弭平了生活焦慮與人際疏離感,新藝術呈現方面亦衝擊傳統舞台劇的表演形式。當虛擬觀眾成為新型藝術的主要觀看者,宣告新時代藝術觀看模式的已然來臨。

一、前言

    人生如戲劇,誠如布希亞所言,我們的世界是一個真實已被超真實所置換的世界,閱聽人受縛於媒介的永恆撩撥文化中。[1] 當我們試圖抽離自身於戲劇世界,恐怕我們自身更深陷於戲劇之中。賴聲川在本劇中企圖融合悲喜[2],戲臺上的人生樣貌呈現古今時空變化,更巧妙的注入觀眾的凝視。當暗戀劇組與桃花源劇組搶奪舞台的同時,其實是象徵著許多幽微的人生荒謬情景。

觀眾本身在觀賞本劇劇情的同時,也投射本身情感於觀影過程。賴聲川執導本劇的同時,觀眾也同時參與了本劇的過程。當觀眾凝結情感於《暗戀》中感人的愛情元素,炫然欲泣;或觀眾對於《桃花源記》中荒謬的情境,捧腹大笑,其實觀眾對於此種錯綜複雜的感受是深層的人生玩味。而這部電影採取「戲中戲」[3]的表現形式,其戲內與戲外敘述是本劇功力高深的組合,更是戲劇張力發揮的極致。

為求戲劇上的突破,賴聲川以非凡的編導功力,嘗試將「悲」與「喜」於一爐。以時裝悲劇的《暗戀[4]》與古裝喜劇《桃花源[5]》,藉由二劇團同台搶排練,造成「快樂與痛苦的迎面相撞[6]」,而激盪出懾人的戲劇能量。

2021年6月2日 星期三

停課不停學~來「悅」讀吧

今年5/18突來其來的停課宣布,這一枚震撼彈打得教師措手不及,逼得教師們需要馬上就戰鬥位置軟硬體都還沒到位,但課程規劃、教學安排卻迫在眉睫。

    從準備上線的兵荒馬亂、分秒必爭,到正式上線的手忙腳亂、滾動修正。5/19居家上課的第一天,不到半天,各社群、媒體就出現不少抱怨的聲音,除了線上學習平台流量擁擠之外,不少老師光排除學生各式各樣的手機、平板、電腦無法使用的疑難雜症就已經元氣大傷。這兩週因為疫情的關係,實體課程轉線上教學,許多老師用超英趕美的速度,預備線上課程的各種增能,真的很令人感動。

    停課不停學,站在第一線的教師們真的備極辛苦!但,在這場全臺灣中小學強迫數位升級的挑戰下,身為現場的老師,其實更該重新思考的是,什麼是「學/教」?又要「學/教什麼」?最了解班上學生的是教師,教師應對自己的專業有自信,當無法照本宣科教授課本裡的所有知識,更應該大膽決定「哪些該教?哪些該取捨?」。

2021年6月1日 星期二

孩子的創意化做童詩展現

 童詩教學跟作文教學的方式並不相同,童詩著重創意的展現與感動及情緒的吐露,童詩寫作越貼近學生生活,越能得到共鳴,洪中周老師曾提到童詩的寫作需注意幾點:別人沒寫過的、文字要淺白、要分行寫、每一行都要有單獨的意思,好多行併在一起,意思能夠跳接、從看到的人、事、物先著手,寫出看不到的、先「擬人化」再「意象化」。

所以我以學生平常接觸得到的昆蟲、動物為主題。先利用圖片介紹他們的外形、形態與特色。再加入範詩如:

蝸牛     國語日報林金翰

他是一個愛搬家的人

每次搬家

為了怕別人不知道地址

還特地留下痕跡

 

學生閱讀範詩後,大致對於童詩的分行方式很能理解。接下來以文詞的替換導入想像力的引導。

   )是一個愛(    )的人。

學生照句如下:

含羞草是愛睡覺的人

錐形是齊心團結的人

燈是給人勇氣的人

玉米濃湯是愛跳舞的人

……

過程中我透過提問與思考地圖的引導學生較能加入天馬行空的創意。一首兒童詩的表現是否成功,想像和思考是決定性的重要關鍵,以下是學生的創作。

含羞草     林怡瑄

含羞草

沒睡覺

一摸他

就蓋上棉被

睡著了

 

錐形      林沂葶

靜靜的站在那

每個邊

每個面

大家齊心向中點

全力以赴

只因

團結就力量大

 

     王淑珊

曾經有一盞燈

在黑暗中發光

給我勇氣

希望我也能成為一盞燈

照得遠 照得亮

幫助黑暗中的人

找到去向

 

玉米濃湯     陳芝怡

哈!

玉米在泡溫泉

油在跳高

火腿在跳舞

蛋在轉圈圈

哈!

好好喝的

玉米濃湯

 

兒童詩的指導,以欣賞為開端,不想增加教學的負擔,以課文中的句子加以照樣照句,再加以入想像為基調,加長成為詩是一種可行之法。


2021年5月16日 星期日

四月去參加一場閱讀教學領導工作坊,研習前原本是設定要學習如何在學校帶領同仁進行閱讀教育的規劃與執行的方式,不過整場研習下來,除了原本的期待之外,也有許多意料之外的收穫。

曉華在班上就是一個能言善道、口齒伶俐的小女孩,平時上課也算認真;齊文在班上則是一個閱讀習慣很好且閱讀量算大的孩子,但他們卻都有一個讓導師覺得很納悶的問題,就是國語考試成績中等或偏下。像曉華齊文這樣的孩子,在許多班級都會出現,而他們也常會出現同樣的問題----國語考試的成績表現總是不如預期。

若以GoughTunmer(1986)的主張來看,他們認為閱讀理解是文字解碼能力和語言理解之間的乘積。也就是:

RC=D×L

在公式中,R是指閱讀理解(reading comprehension,D是指解碼能力(decoding,L是指語言理解(language comprehension)。這個公式所提出的概念是:影響閱讀理解表現的原因有兩個,一個就是解碼能力太弱,也就是識字量不足;另一個原因就是語言理解能力或說是聽覺理解能力不佳。亦即,當一個學生識字量不足,但是語言理解能力很強,他在閱讀理解的表現仍然是不好的;反之,若是他的識字量很大,但是語言理解能力卻不佳,那麼他在閱讀理解的表現也是會有問題。

而這也就是為什麼DL之間是乘號而非加號。因為兩位學者認為充足的識字量以及良好的語言理解能力,是必須同時兼備,才能有效提升閱讀理解的表現。若只有其中一項表現好,是無法改善閱讀理解的表現的。當然也就解釋了一開始我所提到的問題成因。

而從108課綱的國語領綱中,我們發現低年級(第一學習階段)要學會的生字量是比九年一貫時期還要多,每課約多出五個生字,而且國語課也較之前的課綱的規定每週多了一節。換言之,我們可以知道要在低年級甚至更早,首要之務就是先提升學生的識字量,並利用發表、對話等多元的方式來增加學生的語言理解能力,如此才能改善他們的閱讀理解表現。

尤其從閱讀發展階段論來看,幼兒至小三階段的孩子,就是利用口語能力來學習閱讀為主,若能善用此一階段來大量提升他們的識字量,並透過發表、對話等多元的方式來增加學生的語言理解能力,也就是先知道學生如何學,才來想如何教學生,相信在近年小一新生入學時總會出現的「馬太效應」1就能減少。




1「馬太效應」為強者愈強,弱者越弱之現象,即是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若是用在教育方面,則是心理學家(Keith E. Stanovich)指早期成功獲取閱讀能力,通常會導致做為學習者成人後的成功的現象,反之若沒有在頭三年或四年中獲得一定水準的閱讀能力,將可能造成長期的或學習不同新技能的困難。

2021年5月12日 星期三

「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一本值得推薦的好書

        108新課綱強調素養導向、跨領域學習、且是與生活情境有緊密連結與互動的關係,因此,在讀寫力方面,學生需要的也是跨領域、能應用於生活、職場上的能力;而究竟要如何施行讀寫教育,「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這本書可以提供我們一些方向與啟示,以下便將此書的重點摘要介紹。

「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的作者曾多聞是旅美新聞工作者,用記者的角度切入,刻劃出美國寫作改革巨大工程的過程,包括了寫作教與學的困難、閱讀與寫作間的緊密關係、美國對所有學科老師的寫作教學的訓練及要求、寫作師資培訓的方法與挑戰,以及美國由下而上的自主改革行動。跨領域的寫作練習、跨學科的寫作教學已經在美國中小學的教室裡進行,我們也期待,未來那也是臺灣中小學教室裡的風景。

2021年5月1日 星期六

不一樣的旅程

     這是一場難得的旅程,不僅感受到山林的壯闊美景全人的教育奉獻,更有深刻的人文省思。

    47日的週三教師研習,這次到和平區的博愛國小-谷關分校,和全校的老師進行了一場到校服務的講座。

    即使當日是市長及教育局長蒞校,支持正名「德芙蘭小學」的活動。仍然不減老師參與研習的熱誠,尤其更有古金益校長及呂孝修校長的到場指導,更為這次的共學,增添了許多的熱力。

    相隔一天,49日需要遠赴梨山,到平等國小宣講12年國教新課綱。此行,持公文獲准走台837線的中橫便道。通過管制站後,一路從谷關到梨山,讓人深刻體會自921大地震後,即未曾再造訪的中橫公路的歲月滄桑。十多年來的變化甚大,某些道路依舊柔腸寸斷,難以恢復昔日光景。

    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終於抵達這所位於環山部落的迷你小學。這所國小是最近被媒體熱烈報導於41日,剛獲得全國國小女生籃球隊乙組冠軍的平等國小。令人讚嘆的是該校沒有標準球場,全校學生人數僅有39人,而全隊10名球員中,僅有6名六年級,最小的還是三年級。這樣的組合,卻能在全國錦標賽中,拿下創校105年來的首座全國冠軍,譜下最神奇的的灰姑娘傳奇。

    在學校,聆聽了劉姿芬校長講述許多在地的人文故事。不僅是這些激奮人心小將們的努力過程,還有教練何慶隆及許多充滿熱血的學校老師。他們願意投身偏遠山區小校,奉獻一己的教育熱忱,不畏舟車勞頓,這樣的精神,真是令人感佩不已。

    這三天裡,看著這些泰雅族的小將們,每天一大早精神抖擻的來操場練習,放學後依舊持續的揮汗練球。那樣纖小的身影,在落日的餘暉中,展現青春的光芒,著實令人動容;在周遭大山的環繞中,在部落祖靈的庇佑下,更顯得那樣的不平凡。